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超级明星

我真是超级明星

第394章 音乐无国界(求月票)

作者: 楼下赫本

    城市赌场音乐厅的负责人哈维笑眯眯的走上了舞台,在全场媒体和观众的瞩目下,挽留了军艺交响乐团的学子们,特别是对待郑谦,又是握手又是嘘寒问暖,简直像是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宝藏。

    而后又热情的邀请卡兹梅尔和华沙爱乐乐团登上舞台。

    “非常荣幸能够邀请到华沙爱乐乐团军艺交响乐团的老师们莅临我们巴塞尔城市赌场音乐厅,虽然只是一场简简单单的音乐交流会,但今天两大乐团的表现,却完美的呈现出了世界顶级乐团的表演水准,他们今天的演出能让整个世界乐坛都为之瞩目,我很高兴能够在今天见证这一刻……”

    哈维热情洋溢的说着,他今天非常高兴,因为正如他所说,全世界整个行业都因为这两大顶级乐团的交流而对整个巴塞尔城市赌场音乐厅分外的瞩目。

    这就是最好的免费宣传,尽管城市赌场音乐厅的名气已经够大了,但跟时常见报的维亚纳金色大厅和阿姆斯特丹音乐大厅相比,巴塞尔城市赌场音乐厅的名气显然还有些稍弱一筹。

    同样都是欧洲的三大音乐厅,巴塞尔城市赌场音乐厅自然不甘心永远落后一步。

    得知波兰华沙爱乐乐团和中国军艺交响乐团开始举办交流会时,哈维就立即派人与双方取得了联系,并最终的达成了合作的意向。

    今晚所有的门票收入将会洗漱落入两大乐团的腰包,城市赌场音乐厅分文不取,他们要的就是一个名气效应。

    现场的媒体和摄影师们也已经记录下了今天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幕交流会场景。

    相信等在各大流媒体平台上播出之后,会出现爆炸性的讨论。

    毕竟,就连哈维对被军艺交响乐团演奏的《命运交响曲》所震撼,即便是现在,他内心依然还感觉一阵酥麻的震撼在产生。

    舞台上,卡兹梅尔第一次开始正视郑谦。

    他一边打量郑谦,一边感慨。

    多么年轻的脸庞啊!

    本来东亚人的年纪生来就显小,如果不是知道郑谦已经二十四岁了,卡兹梅尔按照以往欧洲人的生长经验,怕是还以为这郑谦不过是十多岁的少年。

    “我很敬佩你。”

    在全场观众的热切瞩目中,卡兹梅尔淡然的说道:“能够创作出《命运交响曲》这样的作品,这说明了郑先生的确有稳定世界顶级作曲家的实力,而我也非常喜欢这首乐曲,它打开了畏惧,恐怖,战栗的闸门,唤醒了浪漫主义的本质——对永恒的渴望。”

    哈维有点懵逼了,果然这大音乐家的口才一个个都是这样精彩,每一个大音乐家几乎都是知名的乐评人,因为在这古典乐一行,只有音乐人懂音乐人。

    他忍不住开口道:“卡兹梅尔先生,您对《命运交响曲》作何评价?是否真的能够流芳百世?我们想听一听您在听到这首伟大乐曲时的想法?”

    这句话一出,全场都安静下来。

    这场交流会在没开始的时候就充满了火药味,在整个欧洲乐坛搅动起了巨大的风云,所有行业内的人士几乎都在或多或少的留意着这场音乐会的动静。

    在这样的情形下,卡兹梅尔对军艺交响乐团和《命运交响曲》的评价,至关重要。

    此刻,卡兹梅尔凝视着郑谦,良久才缓缓说道:“这是唯一一首从一开始就能揪住我心灵的交响乐,以激昂的音乐,豪迈的旋律,鼓舞人们勇于与命运进行抗争!也是力量,戏剧,情感,幻想的交织。”

    “整首乐曲,潮起潮落,散发着英雄主义的悲壮,因而唯美处就愈发凄楚动人,高潮处也愈发的气宇轩昂……”

    卡兹梅尔越说越顺,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命运交响曲》听完后的后遗症里。

    最终,在全场惊异的目光中,卡兹梅尔回过神来,说道:“我知道郑先生创作这首乐曲时想要表达什么,你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我不知道郑先生处于什么样的压力才创作出这样惊才绝艳的乐曲,但我很高兴能够成为你的压力。”

    “世界需要郑先生你的才华肆意的挥洒。”

    “如果你愿意的话……”

    卡兹梅尔一边说,一边测过身子:“我们华沙爱乐乐团欢迎郑先生你的加入。”

    “不管你提出什么样的条件,需要什么样的待遇,我们都会报以最大的热忱和诚意来对待。”

    整个华沙爱乐乐团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是一愣,但旋即都露出了热情的笑容,善意、美好的眼神同一时间都看向了郑谦。

    打不过就收买?

    包括军艺交响乐团的许多学子们,此刻都愣住了。

    卡兹梅尔说的是英文,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能听懂。

    不少人甚至都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甚至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邀请。

    但军艺的学子们此刻却都是一脸嬉笑。

    他妈的……

    不知道我谦哥的地位在整个亚洲有多高吗?

    你一个区区的华沙爱乐乐团,也能招揽我谦哥?

    想屁吃?

    郑谦心中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情绪在汹涌,只是平静的点头:“感谢卡兹梅尔先生的厚爱,不过,我目前没打算加入任何一家乐团,如果说有的话,也只能是我们中国的军艺交响乐团。”

    “好!”

    台下有懂中文的华裔猛然大声叫好起来。

    接下来,伴随着这位华裔的带头叫好和鼓掌,现场也再次开始响起热烈的掌声。

    没有人会觉得郑谦不识抬举,因为人家有着底气和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即便不了解郑谦背景的人,也觉得郑谦说道这番话没有任何的毛病,没有人不热爱自己的祖国,每个国家都会对自己的子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所以在感同身受之下,观众们甚至觉得郑谦如此,值得敬佩。

    紧接着,哈维又让郑谦评价一下华沙爱乐乐团的表演。

    郑谦虽然做过《星光大道》的评委,但对于点评这件事,还真是有点拿捏不住,不过花花轿子人抬人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所以有些话便是张口就来:

    “我们都知道,担任华沙爱乐乐团指挥职务的卡兹梅尔先生是世界乐坛最伟大的指挥家之一,在卡兹梅尔先生的指挥下,华沙爱乐乐团的合奏技能精彩绝伦,格调高雅、音响丰满,而且具备了优异的反应能力,我想,在卡兹梅尔先生的调教下,无论哪个指挥家统率该团,都能发挥其实力。可以这样说,华沙爱乐乐团是当今世界上名符其实的各交响乐团之冠。”

    郑谦的这番评价,让原本还端着姿态的卡兹梅尔,最终露出了笑容。

    华沙爱乐乐团的许多乐手已经都笑的合不拢嘴了,原本在《命运交响曲》的威力下已经对郑谦有了好感,如今在被郑谦这样一夸赞,这些心思简单的乐手已经快乐的快要飞起来了。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在音乐交流会的结尾处竟然其乐融融。

    这一幕,是哈维乃至许多人都意想不到的画面。

    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终于,在哈维的宣布下,这一场被世界乐坛瞩目的音乐交流会正式结束。

    孰优孰劣,人们心中自然都有各自的看法。

    不过,至少从现场的观众反应来看,当《命运交响曲》奏响的时候,世界的天平已经开始向军艺交响乐团倾斜。

    无数人或许在之后都会忘了这场演出中的其它乐曲,但唯独对《命运交响曲》却绝对能够记忆犹新。

    交流会结束后,军艺交响乐团的学子们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因为许多人正在争先恐后的前来合影,毕竟是来自遥远东方古国的年轻人,许多欧美人一生都不曾踏足的土地,对于中国,人们除了在报道中看到的那些负面新闻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新闻获取渠道。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中国人果然是了不起的,以如此年轻的年龄,都能够跟世界级的顶级乐团的大师们一较高下,这已经超出了人们对于中国人的认知了。

    所以,心中产生的震动和惊讶也是巨大的。

    稍微进行了一些合影后,郑谦便让宋辉明等人先行回到入驻酒店,他则在中国驻当地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龚老师的带领下,前往医院,看望腹痛的许明明。

    到了医院,提前收到消息的楼泽提前在门前等候。

    “许明明得的是输尿管结石,问题不大。”

    楼泽神情中有着一抹兴奋:“怎么样?听龚老师说,咱们军艺演奏的《命运交响曲》,震撼全场?”

    “没那么夸张。”郑谦摆了摆手,顿了顿后,又道:“但也差不了多少。”

    楼泽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立即跟郑谦来了一个熊抱,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

    旁边的外交官龚老师笑着说道:“我是在现场目睹了一切的发生的,那个华沙爱乐乐团的指挥亲口说了,对郑谦非常的敬佩……”

    龚老师转述了一遍卡兹梅尔对郑谦的评价,直接听得楼泽不断的鼓掌叫好。

    “还算这家伙有点眼力见!”楼泽振奋道:“这下咱们军艺交响乐团的名气算是打出去了。”

    “现场有三十多家媒体记者。”

    龚老师说:“光是专门拍摄、记录的摄影师就有七八个,这场交流会早在一个月前就备受瞩目了,明天肯定会登上瑞士的各大报纸头条。”

    郑谦嗯了一声,转而仔细询问了许明明的病因。

    原来,许明明得的不是急性阑尾炎,而是肾结石。

    之所以会疼的直不起腰来,汗流浃背,完全是因为肾结石掉到了输尿管里。

    一颗小结石,堵塞了狭小的输尿管,光是想一想,郑谦都觉得肾疼。

    “用仪器给震碎了。”楼泽笑着说:“主要是平时没有多加锻炼,喝水少,医生说了,问题不大,在欧美国家也经常有类似的病例,所以他们的医疗经验很是丰富,对于许明明的治疗也很拿手,不过因为耽搁了演出,许明明先在还在病房里抹泪呢,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了,保护一下孩子的自尊心。”

    听到这里,郑谦也算是放下心来,听到徐明明因为内心自责而落泪,原本想进去看望一下的步伐,也停止了下来

    当晚,郑谦等人在龚老师的介绍下,于巴塞尔的餐厅举办了一场庆功宴,庆祝这次的演出取得了极大的胜利。

    虽然因为许明明的原因,前半场演出有点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但总体来看还是十分顺利的。

    特别是《命运交响曲》的出现,如预料一般,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单单这一点,几乎就能让军艺交响乐团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是所有人都期望得到的效果。

    翌日,如预料中一样,军艺交响乐团和华沙爱乐乐团在瑞士巴塞尔城市赌场音乐厅举办的交流会的录像,第一时间在整个欧洲各大音乐频道播放。

    同时,无数参与音乐厅演出的乐评人也开始了在媒体上进行了疯狂的报道。

    所有人都对军艺交响乐团赞口不绝,特别是对杀手锏《命运交响曲》更是青睐有加,甚至有乐评人称之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乐曲。

    当然,也有人持不同意见。

    不过,即便是再保守的乐评人,也把这首乐曲称之为“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乐曲,没有之一!”

    许多没有莅临现场的大音乐家也是在第一时间观看了《命运交响曲》的演出录像。

    然后,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大音乐家都第一时间对外发声:

    “《命运交响曲》的演奏的确让人震撼,也是史诗级的经典乐章,不过,从整首乐曲的演出来看,这首《命运交响曲》的情绪太过饱满,从一开始就让人震撼,不断的高潮的确能抓住人的听觉,但这不符合交响曲创作的规律。”

    “或许,郑先生在创作《命运交响曲》之前,已经有更多的交响曲现世,多部交响曲的创作,才水到渠成一般的写出了这首让世人震撼的《命运交响曲》!”

    “我是德累斯顿国立交响乐团的音乐指挥亚伯拉罕·普尔曼……”

    “我是捷克爱乐乐团的大提琴手马修·莫尔……”

    “我是纽约爱乐乐团的钢琴师特伦斯·索耶……”

    “我是维亚纳爱乐乐团……”

    “我是多伦多交响乐团……

    “……”

    “音乐是可以无国界的,我们希望,为了世界乐坛的发展,也为了所有音乐人共同的期盼,盼望郑先生能够尽快在欧洲、北美洲,继续发表过往创作的一系列交响曲……”

    “感谢郑先生为世界乐坛的发展做出的贡献!”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i0531.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